秋日的“浮云”

2019-10-04 15:59 来源:未知
北京的秋天颜色多。早晨一感觉到冷,又有雾气,就赶紧回家去拿衣服,再下来,皮肤都缩紧了。敏感的人,第一个想法就是秋天到了,第一个反应,就是去香山。于是香山这一个月,立刻很拥堵。其实北京的秋天颜色很多,完全不必去香山,想爬山,去景山也是可以。下午四点以后是最佳时分,架好机器,正好赶上薄雾夕阳,故宫一片金黄,下山,又可以看到五彩缤纷的树林颜色。我的小学就在旁边,小时候经常去景山参加少年宫活动,从东门可以路过朱由检吊死的那棵歪脖槐树。说实话从小我就不相信那棵树就是当时那棵树,因为它太细了,而且现在更不信,因为我十月份曾去景山转过一圈,它还是那么细。你说怎么可能呢。北京三里屯往北,京城大厦向南,德国大使馆以东的那片街道秋天最好,傍晚有雾气,树叶因为水汽太沉而飘落一地,间或有个老外穿运动服跑步穿过;十字口有个意大利餐厅是白色的,它有二楼露台,也是白色的桌布和银色的椅子。再往前,有一个云南餐厅,门口总站着一位纳西小妹,露齿笑着,跟客人打招呼,她民族服装在街道上分外鲜艳,脖子上的银饰放着幽幽的光。由这里向东斜走一个街区,有繁茂的银杏树街道,现在的时节正是最好,满条街道一片金黄,满街都是落叶。广州好像从来不落叶,秋天似乎从没有迹象,到处仍是绿色。这时候,在陈氏书院后面沿小巷走到荔湾路那边,会有很多可看的。我记得途中会有市场,批发各种廉价珍珠,成捆的小塑料袋子,还有蔬菜摊,卖烧腊饭的小店,以及一个香火很旺的小庙,小庙进出的人都是挎着菜篮子逛街的老太太,他们买了菜,就顺便进去磕个头。佛祖在这里真是很放松的存在着。在11月,荔湾路两边的老巷子经常能碰到卖金桔的,不过那都是十年前我去广州的经验,现在罕有。金桔带叶子,装成两框,挑在肩上,一路走卖。那边巷子的建筑特别老,还保留没有门板的柱子门(就是几根圆木挡成的门,其他部分都是空的),你经过的时候,会有小孩从柱子后面趴出来看;住家之间的间距小到只容三四人走路,石板地总是湿的,抬头的楼间狭空里也总挂着衣服,衣服滴着水,总是不干。这时候,如果恰逢卖金桔的人路过,他框里的的金桔就会显出夺目的鲜艳颜色。不知道你在哪里?在哪个城市?但你有多久没有关注你所在的城市了?你每天开车或坐车上班,堵车在路上,为工作烦恼,为感情纠结,为那些琐碎的“神马都是的浮云”(网络语),你何时出离?何时出逃?或者说,即便你在天际海边,但你心存挂记,又怎能真正逃出呢?转移你的视线,平静下来,放松下来,不要好高骛远,忘记自己,关注你身边那些因秋天而产生的哪怕细微的变化,关注那些动人的颜色,拍摄下来,激发我们久远的回忆,让感官再敏感起来,让感动再回来,让灵魂重新飘在高处。就在这个秋天。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402com永利平台|402cc永利手机版发布于摄影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秋日的“浮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