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量空东海 黄山游记 2 雾里看花

2019-09-07 20:07 来源:未知

据父母说,我早在一岁时候就已经在他们的怀抱中登上了光明顶,不过幸福的我好象没有丝毫对于黄山的应象。于是在出游前一个星期前知道零八年四月中旬有一段空闲时间就开始计划本次黄山之行,首先购买于临行前三天购买了一台索尼T2的数码相机,并且通过网络恶补黄山旅游资料后,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玩法:黄山

黄山云海

图片 1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光明顶

       为期两天的黄山行结束了,蹒跚到山下的那一刻,累得我已不在乎云海、奇石、迎客松等一众美景,身体给出最真实的体验是酸疼的小腿肚和浑身的汗味儿,以及我迫不及待想要找厕所的膀胱。

得知四月十六日黄山天气预报晴,于是十三日定了黄山当地一个旅行社的团,并于十四日乘坐N418次夜车单人前往黄山,恰逢上海大雨,心情并不十分高涨,十五日上午10:10分至黄山车站,旅行团人来接,三次换车,我终于在12:30到达了浓雾中慈光阁。

步仙桥

       自黄山慈云阁乘坐大巴回到山下,转乘至屯溪老街,找到一家徽菜馆,风卷残云的吃掉一盘贵州特色炒粉丝以及徽州特色酱肉,方能气定神闲喝上一杯老板赠送的黄山毛峰,开始回味这一路的美景。

浓雾中破坏了我原定的计划,无奈中我放弃登天都峰,随旅行团一同乘坐揽车到玉屏楼,又花了半个小时到达了迎客松,无奈迎客松显然很害羞,雾里看花,看看还成,要留影,不给。在尝试了几张照片之后,我无奈的选择了放弃.值得一提的是,在迎客松旁莲蕊峰从云海中探出,峰间环绕着不断变换的白色云雾从峰的右侧云雾深处涌出,反卷着,轻轻的从峰前抹过,又落入左边深邃的云海之中,如幻如梦;同时突然一道阳光直射这座离我距离五百米的峰顶,清晰可见眼光的光路,四面悬崖的峰上的每一块怪石和每一棵奇松,可惜当我想用相机永久的留下这个瑶池中浮出的仙子的倩影的时候,仙子显然不愿意凡人的打扰,马上后隐入云雾,再也看不到了.只留下近处挂着水珠的玉兰.

鳌鱼峰

西海大峡谷观云海1

图片 2

一线天

第一天:云谷寺——北海——西海大峡谷——光明顶——北海(夜宿)

图片 3

百步云梯

       4月2日清晨自汤口镇乘客集散中心出发,乘坐大巴(19元)到黄山风景区后山的云谷寺。自云谷寺到白鹅岭有两种选择,可选择乘坐索道,也可选择登山。年轻无极限,我和茂先生理所当然选择了登山前往。

此时我心满意足的享受着这种超然的美,还很傻很天真的认为这次黄山仅此十秒的享受足矣.我看见的应该是最美的黄山了吧.之后在浓雾之中我带着这种满足,穿过鳌鱼峰,海心亭,光明顶和飞来峰,我随旅行团到达了丹霞缆车站,并在这里休息.

莲花峰

       云谷寺至白鹅岭大约有8公里,选择登山的人不在少数,有老人,也有学生,还有抱着娃的夫妻尤其让我们佩服。这段山路并不陡峭,爬起来并不艰险,但长时间的爬行还是让身体非常疲惫。

图片 4

迎客松

        屋漏偏逢连阴雨,黄山的天气还果真如同传说的那样:365天中有265天都是雨天。出发后30分钟,雨开始越下越大,中间竟然打雷。爬山遇到这种天气,即使穿着雨衣,衣服也是湿嗒嗒的。雨水渐小的间隙里,周围也是雾蒙蒙的,像是天然低温的桑拿房,想必对皮肤是极好的。和茂先生相互鼓励着,一路无心看景,只默默往上爬。

黄山

       达到白鹅岭时已经12点30了,花费近3个小时,然后转战北海。因为事先预订了北海宾馆(243元/人/床),所以计划将随身包袱安置在北海宾馆,再轻轻松松去看景。

西海大峡谷

        前往北海宾馆的这段走起来还算轻松,大约花费了30分钟就完成了。到达时已经是下午1点了,宾馆的客房已经可以入住。6人间的上下铺,但条件相当不错,在这么高的海拔上,床铺还是干燥的,这已经完全超出了我的心理预期。房间内设有独卫,可以冲热水澡,这一点也是预料之外。就这样,放下行李,开开心心地开始了西海大峡谷之旅。

天都峰

西海大峡谷观云海-2

发表于 2011-12-06 12:56

光明顶看完日出下来,因为时间不够,下午1点就要出发回上海,原定计划去的步仙桥没法去了,留下了一点小遗憾。今天的行程计划是先上鳌鱼峰,过一线天后上百步云梯,到达莲花峰下,登顶莲花峰后下撤去迎客松前留影,然后玉屏索道下山,这样时间很宽裕就可以在1点到达山下搭上导游的车。这次黄山的行程可以说是跌宕起伏,大落大起。正应了一句话,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必定为你打开了另外一扇门。还有一句中国的俗话,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我们的黄山之行充分地说明了这点。虽然前一天是满山大雾弥漫,不过夜晚一过,风吹云散,不但让我们看到了壮观的日出,还十分有福气地看到了黄山难道一见的云海。据说这样既有日出又有云海的天气一年总共也不过才50来天,昨天满山浓雾的天气一年也就七八十天,都让我们给碰上了咯。出发不一会,我们登上了鳌鱼峰,鳌鱼峰顾名思义,山头的形状极似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鳌鱼,鳌鱼头上还驮着一只小乌龟,此谓鳌鱼驮金龟。刚上鳌鱼峰,我们就被山下的云海给震撼住了,这里不但能看见前山下的云海,还能看见西海大峡谷方向的起伏连绵无边无际的云海,弥补了前一天西海大峡谷浓雾弥漫的遗憾。此时只见远处的群山下,一片望不到边的雪白云雾弥漫在整个天际,座座山峰被云海包裹着,只露出一点的山头若隐若现,若梦若幻,我虽没看过蓬莱仙境,不过料想也就不过如此罢了。下鳌鱼峰,我们没走大多数人走的据说保佑升官发财的鳌鱼洞下山,而是选择了据说走了会走桃花运的一线天,其实主要是想试试刺激的感觉罢了。一线天确实很陡,特别是我们是从上往下走,这种感觉就更刺激了,估计比走旁边的鳌鱼洞应该有意思多了。下了鳌鱼峰,在前往百步云梯的路上,蹭着路上的导演听对面鳌鱼峰上的巧石,其中有一个“猪八戒照镜子”的石头,开始的时候老是没看出来,不过经过旁人的指点,发现这个确实是实在是太像了,让人不得不佩服大自然的神秘和奇妙。到了百步云梯,之前看网上的攻略说有多么的陡,其实走起来一点也不陡,比起前一天走的西海大峡谷的路和马上要上的莲花峰的路来要差的太远了。8点50,到了莲花峰脚下,我们一行六人,除了我还有一对情侣和另外三个女孩子,商量了一下是否登顶。那对情侣决定不上山了,绕过莲花峰,直接去迎客松。于是我们一行4人登上了前往峰顶的石板路。我们是从西面上的,后来发现这面登顶的路比起另外一个方向要缓一些,不过这样也导致我们下山的路更加吓人和刺激,只不知得失如何了。其实没费多少劲,我们比较轻松地于9点20多登上了莲花绝顶。在一路上山和峰顶的旅途中,四面的美景都向我们敞开,天气极好,视野极远,脚下有险峰,山下有云海,远处有迷蒙的仙山,对面有“不登天都峰白来一场空”的壁立千仞的天都奇峰。不过登上黄山绝顶,又有如此美景,虽然无缘上天都,也没算白来了。在峰顶留影后我们迅速下撤,下山的路就要陡的多了,很多时候都是达到80%的坡度,有点惊心动魄的感觉,真所谓是危险中的美丽,让多少游人乐此不彼。下了莲花峰,我们一路来到了黄山至宝-国宝迎客松。很多人排队和迎客松合照,不过没有必要在正面排队,侧面也可以的,我们就在侧面和迎客松留影,留下了到此一游的照片。此时已是快11点,赶紧索道下山,幸好索道排队不上,顺利下山,再乘新国线的中巴车,1点40吗,我们下到汤口镇,顺利登上回程的车,愉快地结束了三天的黄山之行。总结这几天的旅程,是既有遗憾,又有惊喜,总之是不虚此行,满意而归。

       刚出发不远至排云楼宾馆,就幸运地遇到一个旅行团,跟着蹭讲解以及享受团队之间相处的乐趣实在是旅行中的小确幸。西海大峡谷自排座楼宾馆开始,向下走是由两个环线组成,也就是说中间有两段都是分左右两条线路。导游说左边的线路是可以看到美景的,但是地形险峻;右边的路线相对平缓,但是看不到美景。这种时候,团员们还是很一致地选择看美景的。然而,对于恐高的人来说,这实在是一场噩梦的开始。

        一路上有坡度非常陡的阶梯,也有一侧是陡峭的崖壁、另一侧就是延长深渊的悬空石阶。我是吓得腿都软了,但也有胆大的妹子毫不畏惧的坐在栏杆上,面朝云海,两腿悬空,这样的动作真是酷炫呀,但我实在没有勇气尝试……(哭)

       路遇排云亭时,导游说如果没有雾,是可以看到一望无垠的云海的。因为云海被这座山所隔断,所以此处的亭子被称为"排云亭"。说话间,雾已经散去,云海初现,引得一干没有见过世面的孩子们欢呼雀跃,当然,我也在其中。黄山的雾散得快,起的也快,但又让我们抓紧时间拍,果然,5分钟过后云海就又被厚厚的云雾掩盖。

       路上又经历了一线天和各种奇形怪状的阶梯,走着走着胆儿就肥了,但也只是可以不再扶栏杆。中间又看到了几次云海,导游说我们是幸运的,有的人来很多次都看到云海呢。

       云海大峡谷的终点就是观光缆车(100元)了,连接了云海大峡谷与天海站。如果没有云雾,是可以从与西海大峡谷对面的角度观看云海、奇石的,但这种好运气的概率极低,我也没那么幸运。

       离天海站不远就是光明顶了。光明顶是黄山群峰中的第二高峰(1860米),与第一高峰——莲花峰(1864米)只有4米之差。所以刚刚顺着西海大峡谷一路向下,想要去往其他景点,就只能乘坐缆车向上到达天海站后再换方向了。

       自天海站攀登800米的路程就到达了光明顶,华东地区最大的气象观测站就建在这里。导游说,这座观测站对华东地区的天气情况预测的特别准,独独预测不了黄山的天气……这样说真的好吗?好在观测站听不懂。不过这也恰好准确的形容了黄山的天气是多么的多变。

       由于海拔高,光明顶被誉为黄山最佳日出观测点,所以,即使在这样阴雨绵绵的天气里,也仍有户外发烧友在光明顶搭了帐篷。也许是一路爬上来睡袋、被子什么的都被淋湿了,我竟有幸看到他们在光明顶的阴雨里晒被子的场面,也是难得!

在光明顶已累成狗的我…

       周围仍是雾蒙蒙的一片,没有可观的景色,也就没有什么值得留恋。逗留片刻,便出发返回北海宾馆了。此处距离北海有2.5公里,一路向下,想念温暖的被窝。

第二天:北海——曙光亭观日出——光明顶——鳌鱼峰——玉屏楼(迎客松)——天都北路——慈光阁        

曙光亭:凌晨5点钟的黄山

       一定要给北海宾馆的服务点个赞,温暖的电热器、干燥的床铺、舒服的热水澡,总之,我给满分。

       一夜安眠,凌晨5点钟起床,前往距离最近的曙光亭。茂先生同屋的两个导游劝他别做梦了,这次是看不到日出的……茂先生说官方称这天看到日出的概率有30%呢。听他这么说,经验丰富的导游笑了:“如果官方公布看不到日出,你们还会来旅游吗?”……又单纯了一把……

       到达曙光亭时,天朦朦亮,黎明即将到来。经过一夜雨水的冲刷以及夜间的冷处理,昨日的雾气没有了,新一天的雾气还没形成,我们竟看到了黎明前的云海,也是极美的!那云海像是一片洁白的雪原,像是望不到边,尽头是云海与天空交汇形成的一条记忆的线。它们颜色相近,差点就要融为一体了。那些冒出的山头仍披着夜色,和那云海组成的正是一幅漂亮天然的山水画呀!

       好景不长,只见右边距离较近的山体渐渐模糊,新一天的雾气升起了。两分钟后,我们的身体、所在的曙光亭、所处的北海就被这雾气包围了,远处的云海也已看不到。果然如导游所说,这样的天气是看不到日出的,然而,并不觉得遗憾。

       返回宾馆,休息片刻后吃了早饭。茂先生约着同屋的导游一起前往光明顶,走的仍是昨天下来的路线,一路向上。走到一处,导游指着不远处的一颗老松树说,30多年前,这棵松树还是黄山的霸王树,后来无数迎客松长大成材,又被游客从不同角度拍出了美丽的姿态,这颗霸王松也就失宠了…这就像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游客们就是那拥有三千迎客松的皇帝呀!但皇帝的眼睛有时候也是会被骗的。

       到达光明顶后,就要出发去看迎客松了。途径鳌鱼峰、百步云梯,一线天也在途中,但是一线天只能由下往上爬,没有回头路,我和茂先生的方向刚好相反,只好放弃了。

       也许是因为前一天有了西海大峡谷做铺垫,所以我并不觉得百步云梯有多险峻。这一天只是在8点钟左右淅淅沥沥的下了点小雨,在跋涉百步云梯的过程中,天空已经放晴了。风吹走了云雾,一望无垠的云海、青黑色的山头、湛蓝的天空都在眼前。游客们争先恐后地站在栏杆旁,撇开人群,只想留住那一刹的美景,完全忘记了栏杆下面就是悬崖峭壁。

       百步云梯的尽头就是玉屏楼风景点了,总算见到了大名鼎鼎的迎客松。然而,从我们尽力找来的各种角度去看它,它都不似摄影师眼中那般壮美。

迎客松

       尽管如此,我和茂先生还是嗨皮地寻找各种角度去和它合影,以证明我们确实来过。就像去北京必留影长城,去上海必留影东方明珠,去广州必留影小蛮腰……

       从玉屏楼下来,不远就是天都峰了。我和茂先生是幸运的,恰逢西海大峡谷和天都峰在这个清明节都开放了,不踏遍这些山顶实在可惜。正准备向上攀登,遇到刚刚下来的美女们,询问中才得知,从这边登峰,从另外一边下的话太危险了……思前想后,我和茂先生放弃了天都峰,沿着天都北路一路向下。该下山回家了!

       没有选择索道,因为觉得年轻。然而,事实上我们一句呻吟一句跳,因为下山实在太难了,大腿和小腿分别在伸直和弯曲间交替疼痛。越往下走,雾气越浓,我用山泉水洗掉胭脂水粉,掬一捧山泉水扑到脸上,就当这是山泉水面膜了。这林中的空气极好、极纯净,就像是一个天然氧吧,让人神清气爽。

       一路上遇到很多挑山工,他们用扁担挑着二百多斤的饮料或蔬菜或酒店用品,货物压得他们直不起腰。很累,但生活所迫。一路上,茂先生总是问:他们为什么不把货物放在索道上运上来?抛却那些“索道的车厢一直在运转,不容易装卸”此类真实原因,我想的是,这个社会不能什么都被互联网化、机械化。如果挑山工不做挑山工,他们能找到更好的工作吗?为了生活,为了亲人,为了爱,我们总会忍受不能忍之事。

黄山的蓝天和松树

       为期3天的黄山行在火车“况且、况且”的轰隆声中结束了,留下的尽是美好的回忆。总的看来,我们的行程还是很棒的,但如果你要来,那我劝你千万别走我们的路线。从前山上吧,走一走天都峰,探一探一线天,或许会有不一样的收获呢!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402com永利平台|402cc永利手机版发布于402com永利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丈量空东海 黄山游记 2 雾里看花